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本院聲明:「禁止任何網際網路服務業者轉錄其網路資訊之內容供人點閱。但以網路搜尋或超連結方式進入本院之網址直接點閱者,不在此限」
衛教資訊
衛教資訊內容
標  題

女性家庭照顧者的勇敢與悲歌 (106.12.20)

張貼日期
2017-12-20
張貼單位
社會工作科
內  容

            女性家庭照顧者的勇敢與悲歌

                            文 / 陳衍伶社工師

  當家裡有人生病,或是需要有人協助介入照顧時,第一個你會想到可以幫忙的會是誰?是媽媽?爸爸?女兒?或是兒子?媳婦?

  多數的人,也許首先想到的仍會是以女性為主。這樣的觀念及想法,在性別角色分工的意識型態下展露無遺,據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2013年的調查統計,全台灣約有90萬名家庭照顧者,其中女性佔了73%。此外,依照行政院主計處2017年2月之公告,去年我國女性平均薪資為男性之86%(已高於日本的67.2%、韓國的68.2%和美國的81.9%),以效用極大化的原則來說,多數人仍會以男性在外工作賺錢,女性擔任照顧者為考量。除了父權、資本主義及社會結構性因素之外,仍有混雜著情感性、傳統文化規範及責任的自願型女性照顧者。而個人心理因素及社會結構因素之關係本就不易區分及察覺,如:傳統價值文化顯示女人的價值來自於付出及養兒育女;照顧他人為女性的強項,溫柔、細心是女人的特質,恰好與照顧者特質的需求相符,這些原因皆促使女性在個人心理因素上認為自己才是最適合的人選。在這樣的觀念前提下,由女性來擔任照顧者便被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在這樣的「理所當然」下,許多照顧的壓力與負荷就容易被忽略。

  在心理負荷上,被照顧者的狀態好壞,經常被視為評估照顧者能力的一項重要指標,但卻也忽略了被照顧者本身的狀態。而家中其他成員、鄰里在這樣的評斷標準下,也經常帶給照顧者無形的壓力。另,在實務上亦經常有旁人不斷指導照顧者「應該」怎麼照顧被照顧者而引起的壓力及衝突。另一方面,如:母親角色對於孩子的不夠健康,亦經常背負著原罪,認為是自己在培育新生命或是照顧的過程當中,未盡善盡美,所以自己的孩子才會有這樣的狀態。

  在經濟安全及勞動參與上,因照顧者及被照顧者之經濟來源,仰賴外出工作的其他家人們,於是經濟依賴、權利控制或因缺乏權利而產生之義務(如沒有收入的照顧者,背負著省吃儉用,需要以被照顧者需求為優先,忽略照顧者生活及心理所需),這樣長期下來,經常容易使照顧者在家中之角色地位缺失。女性照顧者因照顧工作導致需要提早、完全或部份退出勞動市場更讓女性照顧者在社會地位上受到影響。

  傳統的文化及價值觀雖然賦予了女性照顧者的形象,造成女性在生理及心理的壓力,同時也因這樣的價值觀念及個人自我認同,更加強了女性照顧者堅強及勇敢的特質。她們從小被教導利他的價值觀念,經常願意犠牲自己成全他人。在主要照顧者的角色身上擔著被照顧者的生活品質及健康狀態的責任,他們的堅強及無奈、勇敢及悲憫,除了協助被照顧者之外,亦分擔了許多的家庭壓力及責任。

  以目前的社會結構來說,女性照顧者的壓力與辛苦,只能靠性別平等及社會政策的提供等緩慢的改變,在落實之前,我們可以從家庭的改變開始,讓照顧壓力得以彼此紓解及平衡,如以下:

  了解照顧工作的辛苦。照顧過程中有時因缺乏照顧知識技巧、缺乏諮詢對象及情緒支持所產生的挫折、無助及罪惡感,這些心理層面的感受會因獨自奮戰及孤立而加深。可以試著與照顧者談談對照顧的想法。也許有困難、有心酸、有開心、有喜悅,試著讓照顧者有機會可以抒發在照顧過程中所遇到的大小事或是一同解決困難;提供喘息協助,尋找可替代的臨時照顧方式,讓家庭照顧和機構、臨托照顧能有良好的銜接,一來讓照顧者可機動性隨時應付突狀況之外,也讓照顧者了解,家庭成員亦關心照顧者的需求讓照顧者亦能有自己的時間及空間休憩,不要讓照顧者因為期待有自己的喘息時間而有壓力或矛盾、自責;定期開家庭會議,讓照顧者能在聚會當中提出目前的困難及需要之協助;給予照顧者經濟支持,以補償照顧者為照顧而產生的犧牲等。

  家庭照顧不應只是女性的責任,以現在逐漸老化的社會結構而言,每一個家庭都會遇到家庭照顧的問題,期許透過家庭成員的協助,照顧得以延續而非讓照顧壓力單一落在家庭中的少數照顧者上,透過家庭的情感連結及協助,讓彼此成為家庭照顧者的支柱。

回瀏覽頁
關閉

衛生福利部草屯療養院

院長:藍祚鴻
電子郵件:ttpc@ttpc.mohw.gov.tw 網址:http://www.ttpc.mohw.gov.tw/
54249南投縣草屯鎮御史里14鄰玉屏路161號
電話: (049)2550800
社區心理衛生大樓地址:南投縣草屯鎮玉峰街16號
電話: (049)2300190    
TOP